<cite id="nzzhn"></cite>
<menuitem id="nzzhn"></menuitem>
<var id="nzzhn"><span id="nzzhn"></span></var>
<cite id="nzzhn"><span id="nzzhn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nzzhn"><strike id="nzzhn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nzzhn"><strike id="nzzhn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nzzhn"></cite>
<var id="nzzhn"></var>
<var id="nzzhn"><video id="nzzhn"><thead id="nzzhn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nzzhn"><video id="nzzhn"><thead id="nzzhn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nzzhn"><video id="nzzhn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nzzhn"><video id="nzzhn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nzzhn"><video id="nzzhn"><listing id="nzzhn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
欢迎访问诸暨在线文学专区! 诸暨在线人才交流网 | 诸暨房网 | 购车网 | 五金机电市场 | 油漆市场 | 珍珠市场 | 袜业轻纺市场 | 五金水暖市场 |
 
诸暨资讯 | 政府部门通知 | 公共服务中心 | 招投标信息 | 百姓论坛 | 便民服务 | 法律咨询 | 诸暨概况 | 诸暨旅游 |
诸暨商讯 | 二手市场 | 网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许愿墙 | 文学频道 | 摄影专区 | 诸暨QQ群 | 企业建站 |
我要投稿
 
心痛到无法呼吸
作者:越越  2019/9/28   被浏览 1734 次  评论 0
 5月27日,我清楚的记得这个日子,我的心,在接到外甥电话那一刻瞬间被击的粉碎......
当时的我正在杭州参加家庭教育讲师的研修课,课上,手机静音,所以,忽略了他的数条信息。当电话打进来的那一刻,我莫名地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果然,大姐的切片是:转移癌......
一切来的太突然,似乎又像是有预见般,电话那头外甥无助的哽咽间或嚎啕,和电话这头拿着手机呆若木鸡的我,一静一动,仿佛世间所有的万物都凝固静止般,我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,木然而仓促的返回到课堂,拾掇好桌上的书本,快速地奔向地铁,乘上最近的一班高铁。
诸暨的出站口,外甥早已等在了那里,看到平常意气风发的小伙子,此时的颓丧和无助,让我心痛不已。我们几乎没有语言的交流,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心有多痛。
记得十年前的一次徒步活动,他在别人眼里还是个毛头小子,但在我眼里,他是颇懂人情世故的。一路上,我们边走边聊,他突然和我说:“老姨!我真的不知道将来有一天我妈没了我该怎么活?”当时我就安慰他:“生老病死乃人生规律,任谁也抗拒不了,父母不可能陪伴我们一辈子,我们再爱父母,也只能看着他们逐一的离开我们!蔽业幕,对于深爱自己母亲的儿子面前是多么的苍白无力啊。
其实,对于从小在外婆家长大的外甥来说,我是多么的了解他,深知他对他妈妈的这份孝心和情感,这里也源于他小时候,大概在四五岁时他生了一场病,很多医生都和姐姐说这孩子没救了,但姐姐就是不放弃,带着浑身浮肿眼睛都肿的看不到的孩子四处求医问药,吃遍了民间偏方,家里倾家荡产,大姐夫绝情的抛妻弃子,剩下这对可怜的母子相依为命。严格意义来说,姐姐给了他儿子二次生命,所以,外甥和姐姐在心理和血缘上其实是没有分体的,他们仍然是黏连在一起的。
我完全相信外甥说的是心里话。
如今,噩耗还是无可避免的来了,他怎么能受得了呢?虽然如今的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,但他还是姐姐的儿子!
接下来,凭借自己比他年长几岁,我放下所有负面情绪,一边挥泪疾行,一边疯狂地翻阅手机里的电话簿,去查找可能对姐姐有帮助的人。
我不知道我那天走了多少路,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吃到了食物,整个人的状态就像上了发条的机器,不知疲倦,没有感知。我的灵魂似乎已飘向外太空,虚幻而缥缈。
接下来,完全顾不上工作,一边生活作息混乱,一边和外甥辗转于各大医院找相关权威专家商议接下来的治疗方案,不觉间,一周的时间,我瘦了八斤......
 
评论 0 篇
发布评论
作者:
邮箱:
主题:
验证码 点击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诸暨市暨东路70号诸暨日报报业大楼 客服电话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联系信箱:zxb@zhuji.net
 
台州期货配资